青春性事: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两个性感尤物



分别的时候还是来了。第二天早上,林青领着四女出了宾馆。在大门口看着四双满含热泪的眼睛,他的眼眶也有点发红。强忍着转过头把流出眼眶的两滴泪擦掉,林青硬起心肠,“我今天要去教育局办理保送手续了,你们坐车回学校吧,等我安顿好了再去找你们。”

为了不让她们看出自己的失态,没等她们回答林青就上了第二辆出租车。司机好奇的回头看着林青,“去那儿?”

林青挥了挥手,“教育局。”

接着低声说了句“快走。”

随着发动机低沉的轰鸣,出租车驶出宾馆大门把四女远远抛在身后。

“行啊,兄弟,挺有本事啊,我看这四个小妹跟你关系都不一般啊。”

司机的口气既暧昧又羡慕。

“关你屁事儿。”

林青的心情本就不好。司机愣了一下,抬眼在观后镜里看到林青几乎喷火的冷酷眼神,咂了咂嘴,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。

林青闷闷不乐的想抽只烟,手伸进口袋里却摸到了车钥匙,一下子想起自己是开着车的。急忙令司机调头回去。

从宾馆提出车重又向教育局驶去,徐徐拐入教育局的路口,斜刺里冲出一个小跑着的女孩冲过来,林青急忙按下喇叭,顺手向左急打方向,那个女孩好像聋子一样还往前跑,林青赶紧一脚急刹车停了下来,那个女孩还是撞到了车上。

本是生手又没驾照的林青吓出一身冷汗,今天的心情本就糟透了,又碰到这么个冒失鬼,气得他按下车窗张嘴就骂:“没张眼睛啊,你他妈的找死啊?”

“唉呦——”

女孩疼的叫出来,转过头看着车里的林青,秀眉轻轻皱了皱,白玉般的贝齿咬了咬丰盈欲滴的嫣红下唇,光滑的俏脸红扑扑的,乌黑的长发随随便便垂在脑后贴着光滑的颈脖,米色高领薄纱连衣裙将婀娜的身姿展露无余,高耸的酥胸在贴身衣料的衬托下格外饱满浑圆。虽不纤细但也十分圆润的大腿被裙摆紧紧里住交叠着,一抹诱人的肉色让人遐想连篇。

如此娇媚美艳的女孩,令林青的怒气偃旗息鼓。

“你没事儿吧?”

林青打量着这个诱人的少女。

“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有点疼。”

女孩摘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机,扶着车盖弯下腰揉了揉膝盖,弯腰的姿势使浑圆的乳峰显得沉甸甸的,更衬出酥胸的优美曲线。

林青盯着他高耸酥胸上诱人的凸起,她发现林青在打量她,原本就红扑扑的脸颊更是罩上一层薄粉,俏脸加倍地鲜艳起来,“你—”

“走路听歌也不看车,你不要命了啊?”

“谁听歌了,我这是背英语单词呢。”

“看不出来,你还挺上进得呢?”

林青 看着美艳性感的女孩,“能走吗?我送你吧。”

“不用,我就去教育局,没多远了。”

“正好,咱们同路,来,上车。”

女孩拉开车门坐进来,淡淡的香味立刻充盈了整个车厢,仅仅及膝的短短裙摆坐下来的瞬间往上缩卷,叉开的光滑圆润大腿间白影闪动,林青竟然看到她的丝织三角内裤,薄薄的透出阴毛的黝黑暗影,弄的他差点流出鼻血。

女孩伸手拉起裙子,笑着看着林青,“好看吗?看够了吗?再不走咱们就迟到了,林青。”

头两个问题足够让林青尴尬,等女孩叫出他的名字更让他惊讶的张大了嘴,“你认识我?”

女孩‘咯咯’笑起来,带动高耸酥胸颤出一波诱人的乳浪。林青仔细端详这个脸蛋儿一流,身材惹火的女孩,越看越眼熟,可就是想不起是谁。女孩轻笑着:“发什么呆呀,开车吧。”

林青吞了吞口水,发动了车,“对不起,我想不起你是谁了。”

“想不起来就算了,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没地位。”

女孩幽幽的口气让林青欲火中烧,恨不得马上把这个鲜嫩的小美人儿压在身下。

“我有这么大魅力吗,听你的意思好想认识我很久了,你是我中学同学?”

看女孩没有反应,“小学同学?”

还是没有反应,“总不会是你在幼儿园就暗恋我吧?”

“去你的,谁暗恋你啊,想不出来就别乱猜了。”

女孩害羞的低嗔。

说着说着,车来到教育局门前。今天是高考学生填志愿的日子,偌大的停车场上站满了人。林青刚把车停好,女孩打开车门,回头向林青妩媚的一笑,“我走了,再见。”

“别走啊,你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林青有些急了,伸手去拉女孩的手,女孩轻巧的一闪,“你好好回忆回忆吧,看能不能想起来。”

林青看着女孩渐远的摇曳臀浪,脑海里一直思索着下了车。迎面扑过了一个人影,照着林青的胸膛擂了一下。

“呀,军仔,怎么是你啊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对面的人原来是和李卫从小长大的哥们胡军,中学毕业后直接去参了军。

“今年刚复员,等分配呢,听说你小子现在混的不错啊?”

军仔搂着林青的肩膀。三年没见了,感觉格外亲切。林青掏出烟递给他一支,两人倚在车旁。

“行啊,真牛B,抽玉溪呢,档次挺高啊?”

军仔掏出火机给林青点着。

“一般,混呗。”

林青双手往后一张,惬意的伸了个懒腰。

“都开丰田了,就别谦虚了。”

“借的,我啥身板你还不了解吗?哪买的起啊,对了,你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?今天是高考填志愿,没听说分转业兵啊。”

“哦,陪我的妞儿来的,她今天填志愿。”

“靠,哪个小妹儿这么命苦落入你的魔掌了?”

“看你说的,好像我不是好人似的。”

“跟你认识十年了,没听谁说你好啊,到底谁啊?”

“胡莉莉。”

军仔看了一眼林青若有所思的神情,“咱们那届胸最大那个。”

“哦,大咪咪啊。”

林青一下子想起那个波涛汹涌的短发女孩,每次跑操都强烈的吸引着全校男性的目光,“我靠,你可逮上了,爽吧?”

“怎么,你也想摸摸。”

“大咪咪谁不想摸啊,你那个B样能舍得吗?”

“去你妈的。对了,我刚才看见曹颖从你车上下来,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啊?”

“那是曹颖啊?我说我怎么就是想不起是谁呢,真是女大十八变啊。”

“操,十年同学你不认识她。不可能吧?”

“中学毕业就没见过了,她小时候多丑啊,谁留意她啊,我哪像你,是个母的就记得清清楚楚。小弟佩服。”

“去你奶奶的。她和胡莉莉都在师专,关系不错,我也是回来才遇到她的,现在是变得挺性感的。”

军仔色色的咂了咂嘴。

“靠,还想通吃啊,不怕胡莉莉把你阉了。”

林青抬腕看了一下手表,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得进去了,你在车上等我一会儿,中午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林青今天来只是例行公事,他的录取通知书已经转到学校,只需要在教育局转个档案就大功告成了。没几分钟就办完了,出来时看到军仔把副驾驶的座椅放倒,躺在那儿听着音乐。他打开车门。

“这么快啊。”

军仔有些惊惶的要把座椅恢复原位。

没事儿,你躺着吧。”

林青从手扣里拿出一盒没开封的玉溪扔给他,“拿去抽吧。”

“那多不好意思啊?”

军仔嘴上说着,却迅速地把烟揣进口袋。

一个穿着黑纱紧身连衣短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四处张望着,军仔下车迎了过去,俩人亲热的挎着走了过来。

林青倚着车头打量着走近的女孩,上翘着的长长睫毛下一双大大的杏眼,小嘴上涂着猩红的唇膏,丰满的酥胸山峰一样耸立,几乎能看见乳头隐隐的形状,丰润的腰肢扭动着诱人的旋律。黑底带白色宽窄不一竖条的窄裙,非常薄的那种黑色真丝裤袜,穿在腿上好像一层黑雾笼罩在浑圆修长的白腿上,小巧的脚上踏着没有后带的高跟凉鞋,露着嫩白的纤纤足趾。微微淡黄的长发挽成松松的发髻盘在头上,细碎的小揪卷别有一种风情,走近身香气扑面。

“还记得吗,这是咱们同学林青。”

军仔挽着胡莉莉的肩膀,热情地介绍着。

“这么大的帅哥,我怎么能不记得呢。”

胡莉莉轻佻的整理了一下耳边纷乱的卷发,“几年不见,你还是这么诱人啊?”

看着她凹凸有致火辣辣的身材,林青禁不住开口调笑。

“你今天有口福了,林青请我们吃饭。”

如今地位上的差异,使童年玩伴的口气里充满了阿谀。

“哎呀,那谢谢啦。”

嗲嗲的拉着长声,林青对风骚的胡莉莉很有意思,可惜现在是军仔的女友,只能看着眼馋了。

“你去打个车啊?”

胡莉莉推了推军仔。

“不用,林青开着车呢。”

华仔指了指身旁的丰田。

“哇——”

胡莉莉不禁张大的小嘴,“丰田啊?”

兴致勃勃的拉开车门探头进去张望。“上车啊,还等什么?”

“等一等,还有个人没出来呢。”

“曹颖。”

军仔凑到胡莉莉耳边小声告诉她。
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ray7内容管理系统

Copyright © 2008-2018